溫馨提示:如在閱讀過程中遇到充值、訂閱或其他問題,請聯系網站客服幫助您解決。客服QQ。

正文 第二十六章: 角逐

作者:杜素|發布時間:2019-10-06 17:34|字數:2122

  “雖然身在草原,但是你有沒有看見過海面上搏擊的雄鷹呢?”大和撒閉上眼睛開始幻想,“金佑呵,意思就是兇猛的雄鷹,純潔又有力,可以伴隨天神長久不老。”

  “另一個名字呢?”

  “性別換了一下而已。”

  阿摩敕一臉的噎哽,老頭子的旅鼠已經在這時做出了選擇,最終把麥稞扔到了一邊。

  大和撒微微瞥了一眼,接著又醉倒在烈酒里。

  “大君那邊早就已經派人傳呼您了,大和撒還不是打算去見大君嗎?”

  “應該也沒什么事情,不要著急,我一直跟你說,有什么問題就跟他們解釋說我已經老去,不再健壯,出門更是不方便,只能在自己的帳篷里呆著。”

  “可是大君的人已經來了很多次,就算你說身體不好,那我也需要說個明白才能糊弄過去啊。”

  “要不就說我被風吹到了,頭熱發昏!”大和撒有點不樂意了,捂著自己的頭,蒙上羊羔皮子,看上去好像真的有點不適,閉著眼睛躺在床上,只是枕邊依舊放著一個酒碗。

  “其實伯恩撒也是一個好名字。”

  “弧蘆巴家的那些人肯定會喜歡我取的這個名字,那個家族里的所有女人都愛好打扮,都是一些買了去的野女人。”大和撒又開始自得起來。

  “我總覺得那個家族不錯……”

  大和撒的表情一滯,從聲音上來辨別,說話的這個人肯定不是阿摩敕的,但是剛才這里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
  他一下睜開眼睛,發現阿摩敕早就已經在一旁行禮沒有出聲,看起來比自己還要緊張的樣子。

  門簾已經被人掀開,隱隱約約可以看得見帳篷外來人穿著的烏衣,胸前的盔甲還將陽光反射進了帳篷里面,高猛的軀干顯得入口格外狹小。

  大和撒皺了皺眉,旁邊的酒碗也被自己給碰倒翻灑,他終于是看清了來人。

  熬過了看似漫長的冬季,草原上終于重新綻放出新芽。

  春天的氣息充斥在人們的周圍,溫度逐漸上升,封凍了的冰河也崩裂開來,充滿活力的春水汩汩流動著。

  腳下的土地也緩慢蘇醒,在不再被厚厚的積雪覆蓋,在夾縫里已經吐露綠意。

  嫩草的生機勃勃連成一片,遠遠望去這片天地間已然換了顏色。

  一種小花首先登場,這種植物也可以算成草的一類,在平地上蔓延爬動,偶然會有一兩朵嬌嫩的花骨朵,就算還沒有完全回暖,這種小花也不會被寒冷侵蝕。

  等到春天真正來臨的時候,它的藤蔓上又會長出長長的綠枝,到那時所有的花骨朵就會一同展開。

  斯卡在最初的時候擁有數量最多的野花,簡直細數不盡,能夠看到的不是嫩綠的草地,相反全都是亮眼的黃色,成為人們十分向往的佳地。

  在上一代時期里,名聲在外的東風炎皇帝就是在春回大地的時候帶兵離開了這個地方。

  回想起來,那時春光和煦,微風悄悄拂過大地,細小的花瓣隨風飄動,掩蓋了上一個季節在這片土地里埋下的枯骨。

  綠葉和黃花交相輝映,一時美不勝收。

  “這真是一個好地方。”風炎帝在此撤兵之前,還不忘了說:“這里的春天才剛剛到來。”

  他們對于這里的小黃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,在花季最盛的時節,心意懵懂的男子就會把自己的的獵物當成禮物送給自己的心上人,女孩子們的父母也不會插手青澀的感情,放任下一代悄悄的羞澀甜蜜。

  遠處有兩匹馬從遠方奔馳而來,馬蹄把沿路的黃花都踩倒了,形成兩道明顯的痕跡。

  這兩匹小馬都未經歷練,但是腿上的肌肉已經十分發達,毛色閃亮,奔馳的時候散發著無比的生機。

  這兩只坐騎的主人的年紀也不大,都在長身體的時候,身著華麗貴服,一看就知道是貴族家里的孩子。

  兩個男孩子拿著弓箭,臉上的表情分外堅定,馬蹄下的花朵不斷被踏起,花瓣也散落下來,像是在馬后落下了紛紛的春雪。

  兩匹馬競相奔跑,一時也分不清前后,兩個少年的騎術都相當了得。

  兩人拿著的弓箭長兩尺余,采用的原料都是上等的木頭和長筋,看上去像是成年男子用的武器。

  箭在弦上,兩個少年都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前方的目標,小小的影子在漫天黃花里蹦蹦跳跳,跳動的路線也是同樣的捉摸不定。

  眼看雙方之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小,地上的黃花一下少了許多。

  前面的獵物好像也知道了身處危險的境地,想要再跑出少年們的視野,可是還是不如馬匹的速度快。

  后面的一個少年加快了速度,身下的寶馬長嘯一聲,瞬間就超越了身旁的黑馬。

  在這個時候,馬背上的少年拉滿了手里的弓,箭尖上閃爍這寒光。

  黑馬上的少年心里著急,同時也加快了行動,馬匹也是相當配合,立刻又跑到了前面。

  少年在這時稍微一斜,白馬上的少年就無法觀察到獵物的蹤跡,但是現在他只有一刻的機會,必須要好好把握,只見他用盡全力,眼神已經瞄準了前面的目標。

  突然,就在他的身后響起了一聲巨響。

  “可惡!”黑馬上的少年神情一凜,馬上就轉過身去,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無垠的天際。

  在他的頭上出現了一個人影,擋住了原本直射下來的日光,而上方的人的周身都布滿金輝,看起來就像是從天而降的圣仙。

  “黑蒙!”坐在馬背上的少年忍不住出聲。

  黑蒙一下就從身邊跳躍至半空中,與此同時開始拉弓射箭。

  他的箭術在草原上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氣,伴隨著一聲箭弦的響動,箭身一下就倏忽飛射出去,把剛剛露頭的目標給嚇到了花叢里。

  黑蒙穩住身子跳到地面上,腳下的動作一分也沒有停止,馬上就跑了過去,順著剛才的方向,輕易的就把獵物拿到手中。

  這是一只不大不小的小鹿,之前就已經在人手中做了記號,現在也是更加的顯眼,這只小鹿的后腿上插著一根長箭,可是還在不住的掙扎著,剛才黑蒙并沒有一下要了這個獵物的性命。

  “哈哈哈,這是我的啦!沒想到弟弟我還是拔得頭籌。”黑蒙的聲調十分輕快,看來對剛才自己的表現十分滿意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